“沒有好的制作團隊, IP一定出不來”



見習記者 陸乙爾
陽台外推
隨著傳統影視行業的內容渠道與互聯網深入結合,網絡大電影、網劇、網綜、動漫等日益成為主流娛樂消費模式,而IP也成為互聯網平臺和影視劇內容制作公司的兵傢必爭之地。在昨日舉行的第二十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互聯網+影視產業投資跨界峰會”上,業內大咖們圍繞“互聯網影視IP產業鏈的投資機會”進行探討,暢談今年IP開發的新趨勢以及過程中所遭遇的瓶頸和難題。

[趨勢] 更願意為內容花錢瞭

去年,互聯網影視產業內上下遊內容與平臺、圈內與跨界正在加速融合,傳統影視業的熱詞“IP”自然也成為這一領域最受關註的概念。在閱文集團副總裁朱靖看來,相比2016年,今年國產動漫和網劇正在成為新的增長點,“國產動畫產量是去年的十幾倍,網劇的制作也越來越精良,投資越來越高,制作水準往電視劇靠齊,現在很多電視圈的大咖和專業機構也都在介入網劇行業。”
從2013年開始投資內容領域的辰海資本合夥人陳悅天則表示,內容付費是今年最明顯的趨勢,消費者不再僅僅為高轉化率的產品付費,也願意為如音頻、漫畫這類原本隻能以免費模式吸引流量的產品花錢,“像一些音頻平臺的付費收入已經超過瞭廣告收入,而漫畫可以通過內容收到錢,這在四五年前是無法想像的。”
他認為內容付費的重要性在於內容本身可以形成一個商業閉環而不再依賴於產業鏈其他環節的力量,“每一次開發IP在不同介質當中轉化會有一定的損耗,並不能把整條產業鏈的資金和人才盤活,內容付費這個趨勢是個很大的轉變。”

[難題] 有些資本心態過急瞭

2016年IP改編的網絡電影和網劇中既有如《老九門》《餘罪》《最好的我們》這樣的成功案例,也有很多不盡如人意的作品。IP究竟是不是互聯網影視產業的萬金油?幾位嘉賓紛紛給出瞭否定的答案。
朱靖直言,現在觀眾已經被教育得很成熟,即便是大IP,如果粗制濫造,用戶也不會買賬。在他看來,真正的IP應該自帶流量和具有活躍度的粉絲,並且它的內容足夠支持做長期全產業鏈開發。“像《變形金剛》就是大IP大制作,水準很好,拍瞭四部,每部基本都是十億美元左右的票房。”
對於有些大IP在開發後最終並沒有呈現出好作品的現象,互聯網電影集團首席運營官范江浩認為,主要原因在於投資和制作環節上出瞭問題。“越來越多資本進來以後,很多公司在講怎麼去上市去盈利,怎麼去放大一個盤子。比如我們在談的一個項目,它已經有漫畫基礎瞭,我覺得可以先做三部網絡大電影,這樣試錯成本低一些,有助於漫畫的進一步影視化。但是對方公司反饋說,能不能先做十部出來,我可以帶一半資金給你。有些資本的心態很急,過於講究快速反應的能力瞭。”同時,他也指出制作時被資本裹挾也容易發生走形走樣的情況,而制作團隊本身對IP的熱情也許能彌補這一點,“你要給觀眾看什麼,自己要先認可自己,有足夠的熱愛才會投入足夠的熱情,把這個項目更好地呈現出來。”
身為投資人、調侃“自己每天都在背鍋”的陳悅天則認為,內容行業創業者跟資本接觸時要註意分辨判斷,有一些長期在這個領域耕耘的資本對於產業的運轉邏輯會比較熟悉,但也有一些資本還在學習之中。在他看來,IP、藝人、制作團隊是保證一個內容產品能夠做成的最基本生產要素,目前國內缺的正是優秀的制作團隊和制作人才。“做一部熱劇,開發劇本要一年,拍攝周期到電視臺上放又要一年,如果沒有好的團隊,IP一定出不來。”

[將來] 線上走到線下很重要

網絡大電影、網劇和網綜的流行正在加快IP迭代的速度,這對於相關方來說也是一把“雙刃劍”:來錢快,但這種快消模式使得網絡影視作品持續熱度短,也很難進行後續開發。“一部網劇放完瞭,收益也不錯,但快消以後大部分都沒有影響力也沒有價值瞭,大浪淘沙之後能夠進一步開發周邊產品、走到線下的IP非常少。”浙報中天基金總經理楊大勇說道。
在他眼裡,IP能從線上走到線下是非常重要的一步,這也是判斷IP發展潛力的重要標準。“比如國外007是很難走下現場的,但像米老鼠和唐老鴨就可以走到樂園裡。國內的話,比如說它是一隻很喜慶的豬,就很難走到線下,這是下面樂園公司判斷,但像餅幹寶寶就能在樂園裡開主題園區。從投資人的角度看,一個IP通過十年的積累,不停地在強勢媒體上滾動播放,最終能夠走進樂園,那它就是成功的,但那隻喜慶的豬隻能停留在電視上,停留在虛擬形象裡,它的價值肯定要遠遠小於那塊餅幹。”

木野養生會館-官方網站(原標題:“沒有好的制作團隊, IP一定出不來”優美環保科技工程,靜電機,靜電機推薦,靜電機保養,靜電機清洗,靜電油煙處理機靜電機安裝)

台灣電動床工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jp226x5h5 的頭像
ijp226x5h5

黑目的創作天地

ijp226x5h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